您的位置: 罗源湾新闻网 >> 媒体看罗源 >> 正文

福建日报:林丽枝——爬行的“巨人”

http://www.lywxww.com  2017-05-16 09:42:50   来源:福建日报  【字号

  林丽枝在床上学习。

  (陈雁真 康琳 叶宇楠 林宇熙 段金柱 文/图)十年笔耕不辍,完成作品200多万字;网络长篇小说《神龙之印》已连载39万字,每次以6000多字的速度更新,拥有数万名粉丝;担任江山文学网责任编辑,各网文平台发来的约稿函有十几张……

  谁能想到,这样的成绩是一位身高不足1米、完全依靠双手爬行的袖珍人创造的!28年来,她从未走出小山村,但却在床上学会了认字、使用电脑、写作。

  命运给了她蜷缩的双腿,她借助双手的力量爬行前进,从未停下抗争的“脚步”;命运的阳光未曾眷顾她,她以强烈的求知欲自学成才,把丰富的想象付诸笔端,为自己的生命创造了无尽阳光。

  “活着,就应该有所作为,人生,本该是段精彩的旅程!”她小小的身躯中,藏着一颗坚毅的心。

  “不能走,我就爬”

  近日,笔者走进罗源县起步镇西山村林丽枝的家。闻声而来的林丽枝双腿套着棉睡裤,与水泥地面摩擦着,一步一步吃力地爬行着,带着孩子一般的笑容。

  “这是我的卧室兼工作室。”林丽枝热情地介绍。她的小床紧挨着父母的床,不足半米高,水壶、痰盂紧挨着床就地摆放,床边的一台老式电脑和一摞摞整齐叠放的书,是房间里最惹眼的“装饰”。

  白天父母外出打零工,家里就她一个人。林丽枝说,妈妈准备了食材,身体状态允许的时候,她就自己煮点吃的,大多时候,她都饿着肚子等妈妈回来。常年的饮食不规律,导致她严重营养不良。

  “我‘长不大’,可手上还有力气。”林丽枝纤细、弯曲的双手一撑,把自己挪上凳子,“不能走,我就爬。”

  时间倒回1989年冬天,林丽枝出生时是个严重缺钙的畸形儿,患有先天性鸡胸、罗圈腿,全身软塌塌的,连头骨都像豆腐一样脆弱。家里已经有两个小孩,债台高筑,林丽枝的出生为这个家庭蒙上了阴云,母亲因此患上抑郁症。

  3岁时,邻居小孩跌坐在她腿边,震得她大腿骨折。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期,从此,她再未站立起来过。那年,父亲也大病了一场,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。

  林丽枝回忆,她的童年暗无天日,终日与床为伴。她曾经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:“天花板是我谈心的挚友,窗户是我游戏的伙伴。我养成了自言自语、靠幻想消磨时光的本领。”

  8岁那年,家里盖了两层民房,家里的空间大了,她开始努力下地学坐、学爬。一次次地磨破手心、膝盖,一次次地用尽力气、弄脏衣服,她终于可以靠自己接近想拿的东西!

  “没有书,我就抄”

  长年累月的蜗居,挡不住林丽枝了解世界的渴望。她12岁那年,弟弟上小学,带回了崭新的课本,她“爬行人生”的第一扇窗从此打开。弟弟中午和晚上放学回家,教她读写拼音、学查字典。“弟弟是我的启蒙老师,也是我的同窗,他读几年级,我也跟着读几年级。”林丽枝笑着说。

  由于不能久坐,林丽枝只能变换着姿势看书。困了用冷水洗把脸,从早到晚,沉浸在书海之中。

  “我把书看懂记牢了,还要遮住弟弟答过的考卷做题,用成绩检验自己。”林丽枝在床上花了12年时间,自学了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课程,直到弟弟到外地上大学。

  “在我看来,姐姐的身体不如正常人,但内心很强大,她从未把自己当残疾人看,学习是她最大的乐趣。”弟弟林国鹏说。

  每当有人来串门,林丽枝就抓住机会,借阅了村里几乎所有人家的藏书。“家里困难,没钱买书,是我觉得最痛苦的地方。”林丽枝说。

  不久前,热心人为她送来大学中文专业书籍,她如获至宝,为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,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按计划学习。 “精神好的时候,我就背一首古诗或者一篇古文;精神不好的时候,我就看些小说。”林丽枝说,她正在自学《古代汉语》《中国文学史》。不理解、难懂的地方怎么办呢?“再找附录中推荐的书来看,不知不觉就触类旁通了。”林丽枝买来课本中选录的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春秋》《左传》等原著,一本一本地“啃”。

  “学习是一件幸福的事,学习是为了了解、认识这个世界,看清事物的真相、本质。”林丽枝很喜欢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这句话,“我准备读完大学,继续‘读研’,一直幸福地‘走’在学习的路上。”

  不能坐,跪着写

  因为要外出谋生或求学,哥哥、姐姐和弟弟陆续离开了家。林丽枝一个人留在家里,内心的苦闷无处倾诉。

  2007年,哥哥给林丽枝带回一台旧电脑,在写作欲望的驱使下,林丽枝学会了使用电脑、上网,并在新浪注册了博客,开始写日记。网络让林丽枝有了倾诉的平台,也为她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  因为特殊的境遇和灵动的文字,她在网上结识了作家刘沂生、残疾作家陈秋等人,他们除了赠书,还经常给她鼓励,传授她写作的技巧。在刘沂生的引荐下,林丽枝加入江山文学网。从自传《梦里人生》,到武侠小说《来无影》《刀神传》《断肠曲》,她的作品得到越来越多读者的认可与赞赏。

  对林丽枝来说,洋洋洒洒200多万字作品的背后,是一场又一场的“自我战斗”,是精神和体力的极致考验。“写小说,最苦的是构思,我的阅历太有限,躺在床上,一遍遍设定情节、推翻、重设……”林丽枝说,她本就经常失眠,而构思时亢奋、纠结的情绪,更令她接连数日失眠,身体难以负荷。

  身体状态允许的时候,从早到晚,林丽枝经常一写就是10个小时以上。虚弱的身体不容许久坐,她常常要跪着、趴着敲键盘。肩麻、腰酸、腹胀,尽管如此,林丽枝对发表作品却很较真。随手翻开她的一本笔记,密密麻麻地写着小说创作的人物、背景等,涂涂改改了不知多少遍。其实,她明白,网络文学追求速度,如果自己不那么较真,完全可以写得更多,赚得更多。可她说:“文学是传递文明的,我恨不能拼尽全力,怎敢亵渎?”

  因为创作,林丽枝现在每个月有千余元的收入,她异常满足:“稿费能让我买得起书了,不给父母添负担。”

  因为创作,命运多舛的林丽枝通过自己的双手,为自己开辟了光亮富足的精神世界。“只要能够享受阅读,开心写作,我就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。因为,无论经历多少挫折,人生都应是一段精彩的旅程。”她说。

魅力罗源